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青帝第九百七十二章计安何出

发布时间:2020-01-21 22:28:57

青帝 第九百七十二章 计安何出

霞州?岩门郡

六月,黑夜与白昼交替之际,暴雨倾泻,山洪在峰峦间肆意纵横,但径流向南向东,而绝少向北。

而在北邙山以北,郡北和草原交接处的山口外,山峦叠嶂,壁立千仞,其下营帐连绵。

大营是建立在一片高地上,得以避开阴湿的草场,三万大军正守护着这关口,这其中包括五千骑兵――在正前方就是木尔部的西草场,这一刻尽遮蔽在烟雨中,就算高处都难以尽数看清,而不时有斥候与术师奔来……

当然都是自北而来。

这很正常,俞家军目前就是寄身在霞北,主帅俞帆花费很大代价,才拿到岩门郡的郡守一职,“勒令防御草原及外域诸般来敌”――用通俗一点话来说,就是一只看门狗。

虽买官后变得一贫如洗,但比原本丧家之犬处境已好了许多,只要忠恳完成防御任务,霞州的州督不理会俞家军在草原上的私猎――来自掠夺北魏小部族的收获。

这是俞帆目前还能在夹缝中延续和壮大的唯一源泉。

杂草一样的小部落,不断自人口繁衍过多大部族分裂出来,四处游荡寻找安家的草场,大多都挺不过五年就会被别的部落吞并,生生灭灭没人在意,在俞郡守收敛了部下杀戮灭族,改成收割,就再没人来指责霞州擅自挑起内战。

清晨时分,有术师自南而来,标示着紧急军情的印文让他得以第一时间深入大营中心,戚良掀开帐门接过讯文时,有这一瞬间,还以是霞州州督在信郡王施压下,对俞家军的限战令……那可就绝了生机

但很快,他的目光就定住了,落在一个熟悉刺眼的名字上,随后越往下看,他的脸色越发白。

“是南面的消息?”

心有灵犀,后面传来主公的声音,他压住心中悸动,赶紧呈上:“是。”

俞帆扫一眼这个心腹嫡系,从没见过他显出这样天塌了的表情,压下心中莫名焦躁,缓缓打开文档,还是由这个意外而目瞪口呆了:“开拓东荒……汉国……封王……叶青?”

他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大,最后突小下去,帘帐晃动让潮湿冷风灌进主帐,吹得油灯一下晃动,垂死之人最后一点挣扎一样。

“是,消息已得到某些官方确认,据说现在进行最后一轮谈判,就差明旨颁布了。”戚良对着别的一份通告,小声说着,暗自注意主公的神色。

灯火摇曳在帐中,布置简朴的很,就算修饰都遮掩不了单薄味道,被驱逐出故园以来,曾今以为忘却的恐惧,黑色潮水一样,在这黎明时涌上,沉死沉压在心,让人喘不过气来。

俞帆终是人杰,且被叶青打击惯了,在帐篷里徘徊片刻,就清醒过来,吐一口气:“真是……要不服不行了么?

戚良觉得没法用言语来安慰主公的心情,想了想还是得宽慰,当下斟酌说:“主公何必丧气,我们亦有自己长处,这大劫下机运处处,焉能说,以后就没有风云化龙之遇?”

“我知道,我知道”俞帆苦笑着摆摆手,眼透着疲倦:“不必担心我身体,现在叶青进位封王,我反淡定了

人性是非常现实的,差距小的时候他还能直视、谋算、反抗,到叶青这老对手蜕凡为仙,落差之大,让他消沉许久,短短半个月就瘦十斤,人的心气和身体本就是息息相关。

现在他说淡定,大约心中已很清楚――没有意外的话,自己一辈子都追不上那个身影了。

只是不甘愈是和毒蛇噬髓一样。

落魄白身的叶青,被自己压迫不得不夜袭的叶青,被自己屡次设计的叶青……转眼之间,就倒差到这地步了。

俞帆忍不住叹着:“才短短五年时间啊,封王……回想起我跟此人缠斗了这样久,简直和梦一样,且我到现在还没死,也真是际运了。”

“呃”戚良这下摸不准主公的意思了,不由试探:“主公您准备?”

“哈,哈――你以为我准备服输投降?不,我要活下去,看到叶青霸业崩塌的一刻”

俞帆脸色稍定,站在帐前默默出神,凝望着天空。

戚良就站在俞帆身后,也是凝思着。

良久,俞帆瞥了戚良一眼,又说着:“朝廷要拔掉叶青这钉子,故许之封王,我看也未必能成。”

戚良一惊,问着:“大势如此,还能扭转么?哪个大臣敢阳奉阴违?”

“不是大臣,是北魏。”

“应州钉子一拔,北魏就又少了个关键进中原的途径,朝廷大势就和泼水一样滚了下来,再难遏止。”

“气运之道,这百万年来,大体研究透了。”

“朝廷迫不及待压迫,甚至赏之封王,就是要打断叶青的大势。”

“那朝廷的大势,谁打断呢?”

俞帆说着,目光炯炯望着外面,似要穿透雨雾,又无可奈何叹息一声。

戚良听了无话可说,俞帆心思他知道得一清二楚,看的再明白,没有实力都是妄想罢了。

俞帆转眼,又笑了,似重新找回自己的奋斗目标,又有些自嘲一笑:“其实……我再怎么自信不可能和汉王去拼,鸡蛋撞石头的事我是于不来,所以……我得写封信去,诚心恭祝一下新王。”

“至于北魏动不动,就看天意了……现在能打断朝廷节奏者,就它了。”

不远的木尔部西草场,雨水更小,木尔部最具实力五个家臣当中,就有两个将部落帐包安在这片区域,此际汇合起了一万骑兵,迎战这最近为祸草原的大敌――俞帆

“万夫长,俞家军今晨已北上而来”

这声音一落,帐中气氛就燥热起来,有人嚷嚷着喊杀,有人询问详细情况,都是战意盎然。

“这俞家军就打打小部落,敢小瞧我们木尔部,不必大汗出手,我们自己就杀光这些杂鱼。”

一番计议之后,各千夫长都下去准备,两个万夫长,等儿郎都下去了,只有几个亲信在侧,才问一直没说话的真人:“大萨满好像很忌惮这个俞帆?”

“是有点,你们有所不知,这俞帆可是和汉王交手多次,虽败而不死,可见有些本事。”

“汉王,北地有汉国?等等……难道就是那仙人汉侯?”

“就是那位,不过听说要受蔡朝加封成藩王,以后就是汉王了。”

封王这个词落在帐中,一盆冷水泼下,有点过于陌生和寒冷,总觉长生天威严冷酷让人寒噤,草原的寒冬似也提前到来。

真人也叹一口气:“你们不是总问,木尔汗为何不抽重兵对付俞帆么?当时就是在防着这仙侯突进北上,甚至王上都很是忌惮此人,现在又封王了……幸战略目前看来,转到了东荒,否则……不过这样的话,蔡朝声威大震,又几乎成铁桶一样――大业艰难啊”

众人面面相觑,面临这样大敌心中都有点毛骨悚然,真人一见气氛有点消沉,连忙说:“我等不必太担心,那层次的力量,自有魏王和西方大萨满来抗衡。”

这话说得众人纷纷点头,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还有大汗和最上面大王在……

就算要签条约,接明旨,但汉军行动还是继续。

府库和粮食不用说了,直接搬空,现在失地流民都立刻迁移走――理由是他们自愿追随,且湘中战乱破坏后已容不下这样多人口,正符合天庭关于优化配置的大方针云云。

一百七十万流民大部安置在湘北,补充空缺,小部安排去应州,护送他们先期渡河,汉军殿后而行。

“我看正符合应州胃口吧……”

谈判前一小段时间,听到这消息,清郡王脸色沉黑,如果说这还能忍,听闻剑修大批‘自愿追随,后,就再难忍受。

不过看见汉军已有部分撤退,显是有诚意交出湘中,还是暗暗松了口气。

“王爷,这些都是小事,只要汉侯愿意服从朝廷大政,就行了,至于这湘北三郡,看来要不回来了,但也可容忍。”有人劝的说着。

清郡王默默点首,再无话说,只是突问:“怎不见了王妃?”

“昨夜就没有见着,或是去水伯处了吧?”

听到这回答,清郡王眉一皱,没有说话,心里却有些不快。

金帐

魏王站在帐前,一动不动,凝望着天空,良久,一眼见西方圣人冒雨而来,便说着:“原来是西方道友来了,请进。”

魏王说着返身回帐,命人在里面摆了墩子请坐。

西方圣人行了常礼,才欠身坐了:“陛下是为了汉侯之事而忧?”

想不到这样直言,魏王怔了一下,才说:“是,听闻此人要封汉王了……你素知此人底细,怎么样想?”

西方圣人淡淡的说着:“陛下,天道无常,我本不应揣度,但在下土,其人号称青制,其大旨恐也是实情。”

“临我上来时,国势蒸蒸日上,实是陛下心腹大患。”

“要是别人,去东荒,或是放逐边疆,一时成不了大患,但此人的话,怕是猛虎入山,真龙入海,从此不可再制

魏王悚然动容,说:“你这样看的起此人?”

又沉吟不语,西方圣人何等敏锐,已看出魏王心中早有隐忧,自己这一说,仅仅是说中了而已。

一时都没言声,注目外面小雨。

良久,魏王抚着膝,问:“既是如此,计安何出?”

“猛虎在笼子中,真龙带上枷锁,才是正策,眼前这叶青要是困在应湘两州,才对王上最有利。”说罢,便计细细说了。

魏王听得很专注,没有说话,直到西方圣人说完,起身踱了几步,才突然之间下了决心:“为了大局,孤不吝启动一些埋伏――善,就这样办”

新协和医院严伟
宝鸡市金台医院
广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造血干细胞官网
烟台著名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