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神霆 第九十章 无法拒绝的礼物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3:18

神霆 第九十章 无法拒绝的礼物

司马洪身为守护王朝边疆的重要将领,不仅实力强大,地位更是崇高,而巴结他的人也自然不在少数,每天前来司马府送礼的人不计其数。

那些前来送礼的人不是不是朝廷要官就是名门世家,而他们送的礼物也极其珍贵,今天早上就有一名朝廷官员要送给司马洪一颗价值三十万的澈水夜明珠,但还是被司马洪拒绝了。

似这种达官显贵送的东西,司马洪都不屑一顾,眼前这个穿着朴素的少年,又能送上什么东西?

“如果你还不让我进去,我也就只能硬闯了。”杜雷语气渐渐变冷,他刚才好言好语,却不想这门卫竟是连他的来历都不问,直接赶他走人。

那门卫狐疑地看向杜雷,随后突然大笑起来,然后看向身后几名门卫,道:“你们听到了吗?这xiǎo兔崽子説他要硬闯进来,天呐,我是多久没有见过这么天真的孩子了。”

“哈哈哈哈,冯六,跟这xiǎo废物唧唧歪歪什么,直接废了,丢走。”一名门卫应和道。

司马府,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

“滚吧。”那名为冯六的门卫狞笑一声,大步踏前,一脚就朝着杜雷当胸踹来,他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锻脉境八重强者,力量比猛牛还大,这一脚声势威猛,可以将钢板都踢得凹陷,更何况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穷xiǎo子。

一众门卫幸灾乐祸地看着,能够在无聊得看守时间看到这一幕,也算是有diǎn乐子。

但是,紧接着的一声惨叫,以及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骨裂声响,将所有人都拉回了现实。

“什么?”

几名门卫分明看到冯六踢出的右腿被少年轻而易举地握在手中,而伴随着少年手腕的微微一转,冯六的右腿直接被拧弯。

杜雷手腕一抖,直接将冯六的身子砸向了剩余的几名门卫身上。

冯六眼神狰狞,怨毒地看向杜雷,他没想到杜雷的力气会这么大,看来他是低估了眼前的少年,但是,他竟然敢出手伤自己,伤司马府的门卫,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谁给你的狗胆,允许你伤我?”冯六嘶吼着,指着杜雷的鼻子,道:“你私闯我司马府,还敢打伤我,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兄弟们,上,将这*废掉。”

那几名门卫对视一眼,全部冲了上来。

这些门卫都是锻脉境七八重的实力,他们身披铠甲,如一头头猛虎,扑了过来。

“滚。”

杜雷眼眸一动,一股无形真气陡然暴卷,将这几名门卫直接撞得吐血,倒在了地上,冯六只看见杜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几名门卫就一起吐血,倒卷而回,倒在地上翻滚痛呼,毫无再战之力。

“炼…炼神境强者?”

冯六满头冷汗,他説话都显得不利索起来。

杜雷缓缓走近,冯六挪着屁股朝后退,一边退一边结巴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你若杀我,司马府的人可不会放过你,你到底…”

“滚。”

杜雷一句话都懒得和他説,眼神所过,冯六身子翻卷而起,直接摔了出去,砸在地上,口吐鲜血,而杜雷只是径自走向司马府之内,连看都没有再看冯六一眼。

这个少年,从刚开始抵挡冯六攻击,到如今将几名门卫打败,只是用了不到两次呼吸的时间,冯六完全相信,刚才杜雷甚至不用动手,只用周围那山呼海啸般的恐怖真气,就能将他们置于死地。

炼神境…太强了!

但是,不管这少年想干什么,就算他打败了自己,就真的能进司马府么?绝对不可能。

杜雷刚刚走入司马府大门,而就在他踏进司马府大门的那一刻,一道寒光陡然从天边射来,这道毫光快到极diǎn,以至于连那空气的厉啸声都只是响起一瞬,而下一刻,它就要落到杜雷的身上。

“砰”

一道金光乍现,却是杜雷双指并屈,直接将那寒光夹在手中,定睛看去,正是一把乌黑色的铁箭。

杜雷手指一抖,乌黑铁箭就“铿”的一声被夹断,随即被杜雷丢在了地上。

杜雷抬头,看见那斜上方不远处的屋檐上,一名男子正手持弓箭,而刚才那无声的乌黑铁箭,就是他射出的。

这名男子眼见一击未能得手,冷哼一声,从五米高的屋檐上一跃而下,落在了杜雷身前。

这名男子,是司马洪的侄子,名为司马云浩,他是一名炼神境三重强者,主修霸王弓,刚才他听到门口动静,便在屋檐上埋伏,要给杜雷致命一击,但没想,他挡了下来。

“你是什么人?敢伤我司马府的人,是不知死活了么?”司马云浩昂首挺胸,冷冷地看着杜雷,语气中充满了倨傲。

他是司马府的人,其天赋惊人,并且有强大武技与真兵护身,所以,即便他知道杜雷也是一名炼神境三重强者,也没有任何惧色,相反,他觉得自己比杜雷强太多。

杜雷不到十六岁,但是,经过这几个月的修炼,他的身高已经有一米七八,即便是二十三岁的司马云浩,也不过是一米八出头,此时看着杜雷,并不能完全俯视他,但是那眼神中的鄙夷,却体现得淋漓尽致。

“刚才我在门外的话,你应该听到了,我不想説第二遍,让开吧。”杜雷真的不想大打出手,那样可会伤了大家的和气。

“废物,你怎么跟我説话的?你让我让开,有这个资本么?今天,看我不打烂你的狗嘴,让你知道该怎么和我説话。”

説话之间,司马云浩已经搭箭拉弓,真气浮动,就要动手了。

看来,此事真的无法善了了。杜雷无奈叹息一声,手腕一抖,斩水剑便出现在手中,他缓缓握住剑柄,斩水,即将出鞘。

但是,就在这箭弩拔张之际,一声空灵的轻喝却突然间响起:“住手。”

杜雷侧头看去,却发现府邸深处,一名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正飘飞而至,转眼间就落在了司马云浩身旁。

幽幽晚风拂过,女子身上淡淡的幽香

,也飘散而开。

借着月光,杜雷定睛看去,却发现这是一名扎着马尾,鹅蛋脸庞的美女,她的眉心有一个银色的三瓣花烙印,在月光下闪烁着微芒。

她明眸皓齿,肌肤莹润,颈项白皙,香肩毕露,那潜藏在白色衣裙下的弹软酥胸,虽只是透出一diǎn旖旎风光,却给人无限遐想。

这个女人的眼眸如秋水般柔润,如星辰般明亮,但是她的眼神却古井无波,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姐?”司马云浩看向身边女子,放下弓箭,笑了笑,道。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女子淡淡地问道,随即,眼眸瞥向了杜雷。

之前司马云浩虽有把握打败杜雷,但是却要费上一番功夫,现在他姐都来了,杜雷已经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飞。

当即看向杜雷,指着他的鼻子,呵斥道:“跪下!老实跟我姐交代,你做了什么。”

杜雷不禁眉头微皱,道:“你们司马府的人都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嚣张狗吠么?”

“你再説一次,看我撕烂你的嘴!”司马云浩怒目圆瞪,盯着杜雷,掷地有声地道。

“好了,云浩,先听他説,究竟是什么事情。”一旁的女子淡淡道。

这女子刚一发言,一旁的的司马云浩不禁心中一惊,但是他不敢説什么,只是大口呼气,并不説话。他姐姐可是天才中的天才,她説话的分量,相当重,虽然司马云浩不服很多人,但是对他这个姐姐,佩服得五体投地。

杜雷觉得总算碰到一个稍微讲道理的人,便到:“我要给司马大人看一样东西,看完我就走。”

“这个时辰,我父亲正在审批奏折,马上便要入睡,若是他不收你的东西,那你岂不是打扰了他?”女子含笑,问道。

杜雷心中一惊,这女人,原来是司马洪的女儿,难怪司马云浩要这样敬重她。而且,杜雷在这女人出来时,就已经观察了她的修为,炼神境四重,果然不低。

不过杜雷并没有因为此种身份,便被震慑,同样回以微笑,道:“不如这样,我们打个赌,如果司马大人收下了我的礼物,那么我要你的弟弟,为刚才的无礼给我赔礼道歉,如果他没收礼物,那么,我随便你们处置,如何?”

“死废物,还想老子跟你赔礼道歉?呸!你算什么玩意儿,伯父会收你的东西么?做梦。”司马云浩一旁摇头鄙夷。

那女子看了一眼杜雷,轻笑一声,道:“好,跟我来吧。”

説罢身形闪动,就朝着府邸深处而去。

杜雷也懒得理会司马云浩,直接从其身旁擦肩而过,跟着这女子,往府邸深处去了。

穿过花园与楼阁,杜雷跟着这女子往前奔走,拨云见雾,直到十分钟后,一座殿堂才出现在杜雷眼前。

杜雷跟随着女人一起,走进了殿堂,却正好看见一名留有黑色胡须,面目严肃的中年男子,正坐在高台上,审批着奏折。

在男子身旁不远处,有一个长约两米的刀架,在刀架上,横挂着一把威风凛凛的斩马刀,刀柄长约一米五,通体血红,其上雕刻着一匹匹战马,如同万马奔腾一般壮观,而那刀身则有半米多,通体雪白,透亮,但是这抹白,白得让人心寒。

杜雷只是远远看到这把斩马刀,就觉得颇为沉重,这斩马刀少説也有三千斤重,就是寻常炼神境强者,都无法舞动,而若是运起这斩马刀,将会带起一场怎样的血雨腥风?

不用想,杜雷也知道,这把刀就是这中年男子的真兵,而眼前的中年男子,正是司马洪!

司马洪抬头,眉头轻皱,看了女人一眼,道:“瑶儿,什么事情,这么晚还来找爹啊?”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字字如雷霆般沉闷,震得人胸口都跟随着声音的震动而颤抖,精神都变得压抑。

炼神境九重巅峰的强者,即便不动用真气,其气势也足够骇人。

“没什么,就是门府外有一人求见,説要送给你礼物,女儿便将人带来了。”司马瑶神色一如平常,回答道。

司马洪眉尖一挑,一双铜铃大的虎目看向杜雷,缓缓摇头道:“瑶儿,你最了解爹了,爹可从来不收外人之礼。”

司马瑶无奈地笑了笑,道:“因为他説,他带来了一份,您无法拒绝的礼物。”

“哈哈哈哈哈…”司马洪笑声如雷霆,响彻大厅,他看向司马瑶,道:“瑶儿,你可不要拿你爹寻开心,一个xiǎo屁孩而已,又能送些什么呢?”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挂号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挂号费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怎么样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网上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