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龙魄原型体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亢长的大工程与倒霉的外界人

发布时间:2020-01-14 12:03:38

龙魄原型体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亢长的大工程与倒霉的外界人

又过了快有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当幻想乡快要步入七月初的盛夏之时,条顿营地繁忙的施工才暂时告一段落。

在不知疲惫可全天开工的骷髅尸巫只需要能吃饱肚子即可的战俘和有薪酬就有动力的日耳曼裔工人及相应技术人员的合作下,总部堡第二层的工期总算就要结束了:只需要一周时间的归置整理,这层负责总部堡的主人休息居住以及进行娱乐的地方就可以彻底完工。

不过对于冯龙德而言,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还是老生常谈的上层建筑施工噪音问题,在整个总部堡彻底完工之前,冯龙德可不会入住其内,他很不希望真住进去没几天耳朵就被吵得都快怀孕了......

铠甲工厂与武器工厂的主体建筑在日耳曼工人与一些腾出数量的骷髅尸巫的辛勤工作下完成了,不过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进行内部建造与归置设备,好进行最基本的生产活动;这半个月最大的成果,就是他们扩张了要塞兵营内的营房数量,并根据要塞图纸上的规划另外建设了一批额外的营房后者主要是安排日耳曼裔工人与技术人员在此住宿,以后也会变成其他设施的工作人员以及家人的宿舍。

相比于条顿营地这种大摊子背景下干什么都不一定能看出大多起色的情况,卡洛琳那边可以说简直进展神速:在她与巫妖法师们的工作下,魔法后勤农场彻底建设完毕。随后卡洛琳还去了一趟人间之里,花钱招募了一些有丰富种植经验并家庭背景简单没什么牵挂的农民安排进了魔法森林内的这座特殊农场,经过短期的基础培训后与一些同样留守的巫妖法师们负责这里的工作,一旦有产出后就由巫妖法师通过灵魂联系来通知,再由卫队骑士们来接收。

解决完今后条顿营地的各类魔法材料来源的问题后,卡洛琳带着大部分的巫妖法师回到了条顿营地,开始在所属区域内寻找到合适的地点建造元素塔。

建造元素塔同样也是浩大的工程,只不过相应设备的建造以及附魔处理是由魔法师来代劳的,建筑本身只需要足够结实即可。因此卡洛琳等人只在这半个月内临时抽调了一部分日耳曼裔工人与骷髅尸巫后就将第一座元素塔修建成功。并在安装好相应的设备与进行附魔处理后能够正常运行。

这座元素塔与铠甲工厂与武器工厂一样是坐落于雾之湖东岸的岸边,利用雾之湖浓郁的水元素环境来汲取水系魔法元素能量;另外,这座元素塔一开始就是以最高级的规格来制造的,塔内的设备会将吸纳到的水元素囤积起来。如果没有需要能源供应的需求的话,设备就会将水元素合成为魔晶,形成固体能量块;而且卡洛琳也想到了魔法元素之间可以相互转换的原理,所以这座元素塔同样可以用水元素来转换成其他种类的元素,只不过过程稍微繁琐并产量一般罢了。

为了确保能有更多更稳定的元素能量来源。卡洛琳等人将会在不耽误条顿营地整体施工进度的情况下继续在所属区域内寻找合适的地点修建新的元素塔,以确保元素能量......确切地说,是人工合成魔晶的产出。

可以说,卡洛琳在这段时间内是彻底把条顿营地的全部魔法材料来源解决了:位于魔法森林内的魔法后勤农场会根据生长周期来持续产出动物型与植物型的魔法材料,并且还可以在那里进一步提炼出一些简单工艺的魔法药剂来;元素塔的构造使得它既可以为各种设施提供充分的能源供应,也可以把多余的元素能量合成魔晶来储存起来,以避免浪费即便是浪费了,也是多余的元素能量回归自然,到时候再吸纳就行了,来来无限循环。

唯一欠缺的。就是类似魔铁秘银精金魔法宝石与魔法水晶这类没法通过人工合成只能靠开采相应的魔法矿才能获取的魔法材料现在外面世界里这些东西似乎已经彻底绝迹,而幻想乡内目前也就是冯龙德以前带着卫队骑士们清剿妖怪之山山脚处人类矿场的时候有把个矿场开采普通矿产时的副产品是这些东西,不过数量吗......只能说是胜聊于无,卡洛琳还得在这方面上想辙子。

卡洛琳可以说把她负责的绝大多数问题都解决了,可以轻松轻松,但冯龙德却闲不下来:这段时间冯龙德差点连日常惯例的战技训练都快没工夫练了,天天与自己的卫队长亚尔曼与阿道夫忙得四脚朝天,又是现场指挥监督又是双边领头的临时商量意见与规划,这对于一个对于行政上毫无经验的新手君王和一个虽然有丰富经验但早已退休七十年的老鸟元首而言,简直就是折磨

面对这种都快全天无休的工作强度。冯龙德很无耻地把这项工作交给了自家老妹卡洛琳......反正卡洛琳闲着也是闲着,再说她不是说自己以前就是负责条顿帝国的行政事务吗?正所谓专业的事情由专业的人士来做,冯龙德自感单打独斗或者带人去打架还比较有天赋,但涉及这些大事小事都得操心的工作他就蒙了。这一个半月的工作生活下来他已经看上去快跟脑积水加先天性痴呆的精神病患者一个模样了......

但即使不用太操心这些事情了,冯龙德还是有头疼的事情:这一个半月净忙着认真干活了,他很多休息磨时间的娱乐基本上还没碰,而且再过半个月左右就是德岛高中高二的期末考试了,他到时候又得和卡洛琳回去一趟,应付完考试和自己的死党们重聚没多久就得接着采购完物资回来。然后两个月后依旧是这个流程......

对此冯龙德只能叹口气了在很多不明真相的小白眼中,像自己这种情况的家伙应该是干什么都轻轻松松生活悠闲自在并且不愁妹子什么的;但事实呢?就是跟蜘蛛侠他叔叔临死前说的一样:“能力越大,就越大。”冯龙德作为不死君王,平常不仅需要时时刻刻锻炼提升自己的实力,还得指挥自己部属的工作与在战斗时身先士卒,远没有某些家伙所想象得那么狂拽炫酷diao炸天。

哦,还有一点:已经成为不死君王也快一年了,冯龙德到现在还是24k纯单身狗。别说喜欢他的妹子了,他好像到现在连自己喜欢什么妹子都不清楚,都快让人怀疑他的性取向不对劲儿了......

穿过魔法森林后,这里会有一条通往更深处的小道。而经过这条小道,就能到达无缘冢。

这条小道的名字就叫做再思之道,因为这里是幻想乡的边远地区,人类很少会接近,再加上这里也和冥界接壤。同时也是结界的交点,所以很容易在这里看到误闯入这里的外面世界的人类。

正因为在再思之道特别容易碰到初来咋到不熟悉情况惊慌失措的外界人,这里就有很多食人的妖怪与妖兽来守株待兔妖怪与妖兽最喜欢吃沮丧的人怀有恨意的人和有罪的人,而通过再思之道来到幻想乡的外界人十有**就属于这三类人,其余的基本上也都是属于在外面世界里想自杀的结果就穿跑偏到这里来了,能生活得好好的却莫名其妙掉到这里的普通家伙可以说说寥寥无几。

作为一个浑身小毛病是有点但待人处事上还比较和善的死宅,朱衡宏敢拿自己房间内的全部东方系列手办起誓,自己根本就不是上述所说的那四类人......但问题是,这样的他还是被莫名其妙地神隐了,变成了那种出现几率极其低下的寥寥无几的倒霉蛋

就在一个小时前。朱衡宏还在自家小区附近的公园里散步,思考着自己的文科论文该怎么写,到时候期末交差;然而不知道是出了什么情况,自己一边考虑着思路一边习惯性地溜达了一会儿后不经意地抬头看看路,就发现周围的环境彻底换了一个画风:原本今天是周末的上午这会儿公园里也就是有点老头老太太,而且是草地小路,结果现在就成了荒无人烟外加特别原生态,最起码朱衡宏不觉得自家小区周围的公园能一瞬间进化到森林公园的级别。

身为在华都的一所中规中矩的二流大学混日子平常靠看动漫打游戏打发时间的普通大学生,朱衡宏没少接触各种各样的动漫游戏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冷门知识,因此他很快就发觉这里的景色很像他以前玩过的一个特容易毁键盘的游戏里的一个背景......

东方?幻想乡?还是再思之道?

朱衡宏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以前在上看爽文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yy过自己如果跟那些男猪脚一样跑到幻想乡后会怎么样。比如说拳打紫妈脚踢红白,把全幻想乡的人物只要是妹子就全都收于自己胯下之类的;不过就现在自己在这里跟没头苍蝇一样晃悠了快一个小时都没有走出去的情况来看,他感觉自己真不能想太多......

沿着小路凭借着自己并不是很靠谱的寻路感往前走着,朱衡宏感觉自己必须趁着这里还真没什么东西的时候赶紧离开平常没少看东方相关设定与二设漫画的他很清楚。这里真要是蹦出什么东西来,凭自己肯定是打不过的,估计逃都逃不掉。

一边深一脚浅一脚地疾走着,朱衡宏一边庆幸现在的季节只是刚刚步入夏天而已:再思之道每逢秋天就会盛开彼岸之花,自然也就没有那种闻一点会死去活来的特殊味道,真要是有彼岸之花开放。那自己早就在出现在这里的第一时间萎靡不振,然后不知道被哪只妖怪给捡漏了......

朱衡宏正感叹自己到幻想乡里的一小时内还没有缺胳膊少腿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由翅膀扇动而发出的扑啦啦的响声由远至近地传过来,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少女。

这个少女有着一头蓝白相间的中长发,一双活泼水灵的大眼睛里呈现着金黄色的瞳孔,穿着一身主题色调为蓝与黑的长袖连衣裙,蹬着一双漆黑色的长筒皮靴。

如果只单单看到这些的话,朱衡宏还能勉强将其判断为是一个穿着打扮算把哥特风格与非主流风格混合得起码看着比较养眼的妙龄少女;然而问题来了,他看到的远不止这些:这个少女脑袋两侧的秀发里凸显出一对小巧的类似犄角的深蓝色器官,而且从头顶到脑后还有一撮类似古罗马百夫长戴着的头盔上的马鬃似的羽毛,身后还长着一对黑色边缘主体发红的羽翼翅膀,

“你是外面世界来的人类吗?”朱衡宏眼前的少女开口问道,看上去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

“我,我是。”朱衡宏咽了口唾沫,尽可能让自己砰砰跳得都快到嗓子眼的心脏平复一下,“请问这位小姐你是?”

“我是朱鹭子,一个朱鹮妖怪。”朱鹭子指了指自己,然后抬手指了指朱衡宏,“你只需要知道这个就可以了,因为......我不习惯和我的午餐废话太多。”

“哦......啥米?”朱衡宏刚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很快就感觉不对劲儿了,“卧槽,午餐是什么鬼?”

虽然朱鹭子没有回答,但朱衡宏从她用舌头舔着自己嘴角还露出洁白的牙齿开始磨牙的动作来看,自己的预判没跑了:丫的自己就是午餐啊

朱衡宏也没废话,直接了当地转身拔腿就跑,朝着自己脚下所走的路的尽头狂奔而言,一转眼间,他原来站着的位置上只剩下一阵狼烟了。

朱鹭子耸了耸肩,扇动着自己的羽翼不紧不慢地跟着飞了过去,开始一点点地逐渐追近这个惊慌失措的外界人。

对于一些喜欢袭击人类或者猎食人类的妖怪而言,被攻击目标的垂死挣扎,就是它们最好的娱乐节目,没有之一。未完待续。

ps:当前收藏为3200......怎么与前两天相比还掉了几个???虽说条子目前日常情况不是太好,但条子也没有断更与掉质量啊大家能不能别一下子让这本书的成绩这么熊啊条子现在可依旧是照常更新,大家难道说就这样要寒了条子的心吗......这段时间条子是糟心事儿很多,但大家能不能别让这本书的成绩与数据也变成新的一件糟心事儿......因此希望大家多多收藏点击推荐并安利推广本书了,能订阅打赏投月票的尽量做一下,毕竟条子这本书......唉,废话也懒得说了,条子认真写这本书了,就看大家的行动能不能让条子不感到心寒而是感到欣慰了......ps:这几天事情太折腾,因此条子每天的码字数量肯定受到影响,不过条子有大量的存稿,大家不用太过于担心条子的更新问题,而是希望大家能不能让这本书的成绩与数据起码别太熊......

...

上海远大医院电话预约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
昆明市男科医院地址
大庆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枣庄治疗龟头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