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反派修仙传 第80章 分开

发布时间:2020-01-14 12:05:42

反派修仙传 第80章 分开

苏苑和令石安两人一路疾驰飞奔,恍如逃命,直遁出两三个时辰后才终于灵力耗尽,不得不停了下来。

黄芒收敛,两人同时落入一块草地上。

苏苑刚刚进阶八层,终于可以使用神识。她将四周探查过一遍,见得附近除了几只麻雀山鸟外,再无其他,才算是彻底放松下来。

令石安晃动着身子在原地绕过一圈,几步上前道:“苏师妹,我看此时倒还算是安静,我们就在此地打坐恢复,再做打算不迟!”

苏苑点头同意,两人刚刚死里逃生,再无多话,各顾各地盘坐恢复起来。

在刚刚对战中,令石安一直坐定并未出招,但启动法阵也算是个力气活,他灵力消耗自然也是不少。更何况最后也是多亏了他,在关键时刻即使开启法阵,这才让两人得以脱困。

有加强版聚灵阵在手,平时三个时辰恢复,现在两个时辰多点便可,苏苑再次睁开眼睛时灵力已然恢复了大半。

令石安亦如此,他大跨步上前走至苏苑身旁,双手一抱开口道:“刚刚多亏师妹出手相救,在下先在此谢过了!”

苏苑莞尔,道:“师兄客气,那黄文乐乃是冲着我身上金叶芝前来。如此说来倒是我连累了师兄才对,更何况,最后还多亏了师兄,我才有命至此。要感谢,也是苏苑要感谢师兄才对!”

令石安面上微怔,没想到苏苑会说出这番话。

他摆摆手苦笑:“哎!此事不提也罢,只是……”

“师兄还有何疑虑?”苏苑歪头追问。

令石安胖脸面上略红,竟是做惭愧状道:“师妹,有所不知。虽然我已经将那法阵开启,但此阵并没有完全修复,更是没有十成把握将其斩杀……”他说这到面上更红。

“不能将其斩杀?”苏苑皱了皱额头。

直过了好一会儿,令石安才摸了摸下巴,道:“依照在下估计,虽不能斩杀但重伤的话还是不在话下。应该可以拖住对方五六个时辰。”

“嗯!如此你我也算是争取到了逃命时间,不知师兄还有何打算?”苏苑神色一动,问道。

令石安扭了扭身子,缓缓道:“有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跟在后面,想来你我也不好脱身,在下倒是又个想法。”

“令师兄请说。”苏苑单手做出一个请说动作。

“不如你我先找个隐蔽地方躲起来,这样一来,就算那黄文乐势力了得,我们只要避开他锋芒,缓过这段时间再出来就是了”。

苏苑听闻沉吟片刻,道:“师兄,这么打算也不无道理,但是在我看来此事还有不妥”。

令石安有摸了摸自己下巴,道:“怎么?师妹有更好的主意?”

“就算你我躲起来,可万一被对方识破抓个现行怎么办?而且……”

“我们这次之所以能成功开启法阵,是在黄文乐猝不提防下,当时他并不太清楚你我两人实力,我二人能脱困而出,只能算是险中取巧罢了。但是经过这么一番交手,对方对你我心中已经有底,如果下次再遇到的话,恐怕是没有这么轻易脱身了。”

“额……”令石安抓了抓脑袋,后点点头,道:“那师妹觉得你我应该作何打算?”

苏苑目光转动,又想了一会儿,道:“依我之见,令师兄和我还是分开比较好!”说完怔怔地看向令石安,仿佛在看对方作何反应。

令石安听罢额头紧蹙,眉心紧锁,嘴巴动了动,却是并未开口。

他只有炼气六层修为,对黄文乐相差太多。此次得意全身而退多亏了苏苑丛中牵制,而两人一旦分开,后面再遇到黄文乐追击话,可以说一个照面就要毙命陨落,这不得不让人心生恐惧。

见令石安踌躇不语,苏苑自然明白其内心所想,她不以为然,道:“令师兄,你不必如此。”令石安抬头再次望向苏苑。

“这黄文乐即是为灵药金叶芝而来,你我分开倒还更好行事。师兄你想,到时候就算他要追踪的话,自然会先寻我而去,想来并不会对师兄怎样。而且我也可以稍稍牵制对方一二,从中争取更多时间师兄也好逃脱。”

苏苑这话倒也在理,尽管知道黄文乐会将矛头指向自己,但她还是提出两人分开行事。一来正如说那般,黄文乐必定不会再给两人喘息布阵,一旦跟来,必定是速战速决。

再者,令石安修为受限,不能布阵的话实在算是个拖累,倒还不如各奔各方,撒丫子逃命来的痛快利索。

听得苏苑这么说,令石安又细想了片刻,倒也觉得这话还真有些道理。

“可是如此一来,苏师妹不是……”他说着看向苏苑。

“师兄不必担心,我还有秘术,自认为脱身不难。”

令石安又沉吟一会儿,这次算是点头答应。

见他这般,苏苑她单手向储物袋一模,几张符箓蓦然出现在掌中。

“先前师兄改造聚灵阵让我收益不小,这几张符箓是先前我所画制,就赠与师兄用来御敌,也算是一点回报。”说完便将那符箓递上前去。

令石安上前一步接过,那在手里稍微看了一会儿,眼下有强敌在后,他也不客气全都装入了自己储物袋,后一拱手,道:“那就多苏谢师妹了。”

苏苑莞尔不以为意,道:“你我也算礼尚往来,师兄不必这般客气。”

两人同时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苏苑首先开口道:“令师兄,此次我两人分开,来日不知何时才能再聚,不知先前所说,联手斩杀相师兄的计划还能不能算数?”

令石安沉默了半柱香的功夫,才扭了扭身子,道:“实不相瞒,苏师妹,此次分开实属意外,至于下一步如何打算,在下也还没有想好,不过我身有禁制在,多半还是要回到他身边。毕竟只有相师兄手里才有解药,能够暂时缓解我炼魂之痛”。

他说完一声长叹,那声音里仿佛包含了无尽的悲哀无奈。

见他这般,苏苑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山风悠悠飘来,似乎与往常没什么不同,但吹到身上却是阴冷刺骨。

湘阴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壶关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生物细胞免疫治疗
榆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绍兴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