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荒世游 第二十七章 夜探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4:31

荒世游 第二十七章 夜探

白心和童钧回到自己的屋子休息,强婶也带着素素去睡觉了。

童钧从门缝之中看着强婶房间的烛火熄灭了,才悄悄和白心说道:“难道说那个白衣女孩真的是白天煞星妖女?”

“我觉得不可能。”白心上了床,吹息了烛火。

“村里的人都如此淳朴,即使对我们三个路过的人都如此热情,没有怀疑过我们,他们怎么会有害人的心?”童钧都不知道该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自己的直觉。

“可是你不觉得奇怪吗,如果白衣姑娘真的是作恶多端的妖女,她为什么不干脆杀死几个人逃跑,何苦在这等着成为祭品?村子里的人确实都很善良憨厚,但是越善良的人越容易被蒙蔽。”

“你是说村民淳朴不假,白衣姑娘也不是妖怪,是有人从中作梗?”

“对。我觉得问题的关键是那个道士!”白心说。“强婶说明天那个道士会帮忙作法,就说明现在他还在村子里。等一下夜深了,我们出去调查一下。而且我觉得那个澜老二也有问题,一个再没人性的人,也不会冷淡到不顾自己妻子和女儿的死活。”

“好,不过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伤还需要调养,这个村子都是凡人,不会有问题的,你安心的在家里休息吧。”

“你带着青龙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也好及时赶到。”白心仍然不放心童钧一个人行动。

“嗯。”

月悬中空,已经午夜了。即将到十五的月亮变得又大又圆,一层薄如蝉翼的月光铺下,在黑暗中映着斑驳的树影。

童钧带着青龙悄悄从窗户离开强婶家,就着月色在村子里来回穿梭。

白心躺在床上,对着黑暗说:“白虎,你悄悄跟上童钧,暗中保护他。”

屋子黑暗的角落中隐约出现一个白色修长的身影,说:“怎么?你还不放心他?”

“当然不放心,他初涉世事,我怕他出点什么意外。”

“你啊,不是之前已经说好只顾自己了吗,怎么如今却又开始担心起别人了?”

“童钧不像其他人,他人很好,他.......”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白色身影打断了白心,说:“其实我早就隐约感觉到你的变化了,只是你别忘了我们的目的。”

“我当然不会忘,不达目的,矢志不渝。等我将他安全送到女神峰,我们再去往帝都吧。”

“算了,随你高兴吧。”白色身影一闪

,消失在了一片漆黑的茅草屋之中。

童钧小心翼翼的跑到村子最西头的一户人家里,按照强婶所说的,白发姑娘的家应该就是这家。一条长长的院子到处都是被刨过的痕迹,应该是昨天众人找孩童尸骨的时候被挖的。在院子尽头有一间特别破旧的茅草屋,此刻屋子里的灯竟然还点着,从窗户透出一块块黄色的方斑映在地上。

童钧悄无声息的潜到窗边,透过窗缝看见一个男子正歪垮垮的半趴在桌子上,旁边放着几个空酒瓶子。借着桌子正中间的豆光,童钧认出来这人就是昨天在丛林里抓白发姑娘的那个胡茬男子,肯定是澜老二不错。他双颊通红,不停打着酒嗝,桌上的盘子已经空了,右手还握着一瓶白酒,左手攥着几块碎银子。

澜老二迷迷糊糊的自言自语说道:“这个......这个.......臭丫头,差一点就让我.......到手的银子飞了。额......,幸好老子发现……的及时。妈的,她娘上吊了……上吊了……她也胆子肥了,看我不打……打……打死她!”澜老二骂着转了一下头,喝了一大口酒,又叨叨道:“没想到……这个臭丫头竟然值这么多钱,嘿嘿……”澜老二把玩着手里的碎银子,说:“早知道……就让那老娘们……多生几个,全卖了……换酒喝。可惜……老娘们竟然死了,真他妈不吉利……”

澜老二口齿不清的不停叨唠:“明天再去村长家,看看那老道士……还要不要丫头,我再去弄几个来,下半生……的酒钱就都有……着落了,哈哈……哈哈……”

童钧趴在窗边听了很久,惊叹原来白发女子竟是被自己的父亲卖给道士的,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种父亲,果然嗜酒如命!

童钧趴在窗边听了很久,只是澜老二一直不断重复着拿女儿换酒钱的事,童钧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新的线索了,他想了想,“道士在村长家。去村长家看看!可是哪一家是村长家?”

童钧从村子西头开始挨家挨户调查,但是此刻夜深人静,村民全都睡过去了。他也找不到任何人去询问村长所住之处,只得漫无目的的在村里游荡。

与此同时,在村子一座茅草屋的角落,一个黑影四面张望后,确认周围没有人,然后鬼鬼祟祟朝村外跑去。

黑影一直跑到后山山脚,才停下脚步。他跪在地上,朝后山拜了三拜,之后从山中飘出一股青烟。青烟在黑影面前缓缓流动,团成一团没有散去。

黑影说朝那团青烟毕恭毕敬的说道:“山神大人,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明天那丫头就会被活埋在此处,供您食用。”

青烟里飘出一股恍惚的声音,说:“干的不错,待本山神功成之日,必有你的好处。”

黑影听山神如此说道,兴奋的说:“多谢山神牵挂。这个丫头是千年难遇的祭品之体,一人顶百人,山神食用了她的灵力之后,功力定能更上一层楼。到时莫说这一片山脉,就是基山山神都要让您三分!”

青烟满意的说道:“哈哈哈,还是你有心,我若得道,也不枉你这些天的筹谋。事情进行的顺利吗,不会有什么差错吧?”

“山神放心,现在村里的人对这丫头恨之入骨,您还记得这两年你偷食他们村的那些孩童吗?”

“那些孩子肯定不如这个丫头好吃!”

“是,我趁人不注意悄悄将几具孩子的尸骨埋在她家院子里,现在村里的人都以为是她杀了那些失踪的孩子。”

“不错不错,你怎么做到的?”

“我给了这丫头她爹点碎银子,叫他在他们母女俩的饭菜中下了点药,趁她们熟睡的时候,将尸骨无声无息的埋在她家院子里!”

“好,还是你有谋略。”山神对着黑影称赞道。

“这丫头她爹卖了她,她娘也因为她自杀了,此刻的她心如死灰,对世界绝望的祭品会放弃挣扎,山神您服用起来肯定能事半功倍!”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听说她爹是个酒鬼?”

“是的,所以才能把自己的亲女儿都卖了,然后和我一同陷害自己的女儿,就为了弄点钱换酒喝!”

“找个机会把她爹也杀了,吸食祭品的灵力是个漫长的过程,少说也需要十天左右。如果她爹喝多了,说出去不该说的话,对你我都不好。”

“这山神您放心,我自会安排。”

“你办事我就是放心,以后有本山神享受的就不会少了你的!”

“多谢山神。”

“你赶紧回去准备准备吧,别叫人发现了。我们仔细盯了这丫头十几年,终于等到享用的这一天了。”显然山神的心情很好。

“是。”黑影又朝青烟拜了一拜,青烟一阵消散,黑影转身朝村子又跑了回去。全然没发现身后一粒类似萤火虫的青黄色火光闪烁,也随黑影一起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通辽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亳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晋中治疗睾丸炎医院
通辽治疗妇科方法
亳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