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杀死男主角 第172章:没有剑,只有剑意

发布时间:2019-12-04 15:23:16

杀死男主角 第172章:没有剑,只有剑意

“你一天不肯学我神通,我便一天不让你叫声师傅。”老人看着那颗破裂的龙蛋,笃定地说道

,“这事没得商量。”

牧小枝聚精会神地盯着龙蛋,一只小家伙在奋力地挣脱黏液和薄壳的束缚,它的皮毛呈深灰色,体格幼小纤细,仅凭这时,哪能联想到未来称霸天空的凶悍模样?

“我明明和您学了呀,只是剑术那块不太感兴趣而已。”牧小枝喃喃道,“女孩子家,舞刀弄枪打打杀杀多不美观。”

老人沉默,他穷其一生,只为一窥那剑道隐境,被人轻视的感觉着实不好,换做别人他也就杀了,不过他很喜欢这小姑娘,所以便也没有怨怪。

“它能出来吗?”牧小枝忽然问道。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语双关了,老人合她心意,给出了两个答案。

“它血脉污浊,先天龙魂残缺,有九成机会死于襁褓,即便出了壳,也有七成以上的可能在幼年期夭折。”

“至于他,【青叶域】共开启过三回,头回为教宗己用,次为润君,再是你口中的哥哥。前两位无疑心性坚实,抵得住域内时空放缓的诱惑,而你的哥哥,他太年轻,无论是阅历或是造诣差了太多,他很明白自己需要许多时间,【青叶域】是很好的赶超前辈们的机会。”

牧小枝呼吸有些急促,“所以,您认为他会舍不得出来?”

“这世上本不存在永生的,而【青叶域】的存在,无限接近了这一神迹。他渴望力量,他需要时间,这些都会成为他心中魔障。他会在近乎永恒中沉沦,对强大力量追求中痴迷,然后,为求而不得郁郁寡欢,最后,了断自己漫长的生命。”

“您的意思是,即便是死了,也不会愿意出来?”

老人点头,“当不足以主宰力量,便会成为力量的奴隶,那样的弱者,已经再没有勇气归来现世,自我了结对他们而言,是最温柔舒适的方式。”

“您为什么会了解到这么清楚?”牧小枝见老人感同身受,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老人笑问,“你可知道润君皇子年纪轻轻,为何能统御绝地远征军,封西境之王?”

“因为他是圣后的孩子?”

“不,圣后从来没有孩子。”

老人不在意的吐露了一个足以惊世的秘密,他摇头道,“一个人之所以伟大,在于经历和磨砺,如果年纪太轻,那么地位成就都是受限的。润君皇子能受教宗看重,进得【青叶域】修行,固然是幸运至极。可真正难得的,却是他能在千年后放下一切,孑然一身地现世。”

牧小枝明白了,“在【青叶域】里待的时间愈长,便越难放下执念出来。”

“是。”老人点头,“教宗说过,这世上没有哪位年轻人比得上润君,那么十天大概是极限了。而他……已经第四天了?”

已经第四天了。

展陶还没有出来。

教宗还在浇花,没有因为他的毁约,愤怒或者失望。

不远处欲言又止的白衣主教叹了口气,眼下他只能静观其变,教宗说的很清楚,若非他自己意愿,没人能强迫他出来。虽说教宗是【青叶域】的缔造者,他能够开启域的入口,也能适时关闭,却无法剥离域中的任一生灵。

每分每秒都足以令人沮丧,因为相对于【青叶域】来说,那是相当之长的时间。白衣主教心中难过,因为教宗看错了人,也因为他自己看丢了眼。失望是最无可奈何的情绪,修道本该清心寡欲,白衣主教今日破戒了。

隔着极远的距离,教宗没有面朝任何人,但他很清楚,只要他开口,便有很多人能听见他在讲话。他拿着水壶,悠悠道,“去山上看看罢。”

四位主教齐齐应声,原来他们都来了。

山上小木屋的小木桌上,小龙还在用余力破壳,不过可以看出,它快没有力气了,它的体表温度在下降,就快要僵死在壳内。除了用眼神鼓励,牧小枝无法做其它任何事情,她挪开视线,平视老人很认真地问道,“天父真的死了吗?”

老人不语,牧小枝又道,“病榻上的人究竟是谁?那乔装者,就是圣后本尊吧,她想无声无息地杀死您。因为您还活着,天父就不可能死去。”

“你猜对了一部分,但并非全部。”老人并不打算隐瞒,他不说,只是因为从未有人问过,他接着道,“那女人杀不了我,傀儡死后,她害怕了,来这只是为了检查结界是否稳固,让自己安心。没错,我曾是天父,可现在只是一垂暮之年的枯槁老人而已。”

当秘密像黑色大海中浮出水面的灰白泡沫,一些不得其解的复杂事情,就变得理所当然起来。这不过是一女人想操纵政权,设计囚禁皇帝的戏码。所谓的和睦恩爱自然是假的,病榻上死去的不过是替身傀儡,天父病重将死是娘娘登基的第一步棋,这棋她下了很多年,并且会继续下很多年。

“这山……是圣后的结界?”牧小枝始终难以接受,自己眼中山中隐居与世隔绝的老人,竟是一自由受限的囚徒。她本以为老爷爷得到了真正的大自由,原来自由背后,是阴暗狭窄的牢笼。

“哪有什么山。”老人冷笑一声,“这儿的嶙峋山石一草一木,都是那女人的技法,没有山,只有结界。”

“王座之下,尽是亡骨。”牧小枝感叹道。

忽而,老人慵懒之色一变,一对昏浊老眼变得明亮有神,连带他的声音都隐约亢奋起来,“来了。”

“谁来了?”牧小枝刚问出口,便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傻的问题。

这荒山野岭的,除了别有用心之人,还有谁会来?

“待在屋里,你虽然不是我的徒弟,可我总不愿意让一个女娃娃死在我的地盘里,那样传出去名声终归是不好听的。”老人走到门口,他两手空空,非但没有剑,连根棒子都没有,一点不像迎战的样子。

牧小枝心里发酸,老人的背影,让她想到了迟暮将士赴死战场的景象,他已经那么老了,他真的还有力气去战斗么?那沉重的钢剑,他可否还拿得起?

门开了,空旷的山野田地里,有小兽乱走蝶虫起舞,还有银甲天兵金色战车待命聚势。直到这一刻,老人的手中还是没有剑。可是,当他眉梢拱起,尖直眉毛上扬到某个弧度的时候。

天地间便有了一道真实的剑意。

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预约挂号
熙仁医院熊瑛
威海治疗卵巢炎医院
海口市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长春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