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军警】剃头拐(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4:18:41
清风岭的山民一年四季摆弄那几亩山田,也无甚出人头地的营生。
什么营生山里人都可以免的,惟独剃头不可少。大大小小上千号男人,“头顶大事”呢,总不能都扎辫子罢。
于是,大队告示:谁愿当剃头匠?无人响应。说干千干万,不干剃头匠。于是,便有一个连名字都写不全的瘸子担起了剃头担。清风村,由此便有一个一瘸一拐的,人称“剃头拐”的人物。
清风岭人丁兴旺,每月从岭南剃到岭北,循环往复,周而复始。春夏秋冬,生老病死,小孩满月了,剃个满月头,皆大欢喜,揣一双红彤彤的喜蛋;老人死了,剃个入殓顶,陪着淌泪,吃两个“太平”蛋。如此而已,“剃头拐”熙熙然,乐颠颠。
山里住了知青,“剃头拐”便格外用心,说这帮秀才,头要剃得光鲜,不要屈了文曲星。“剃头拐”结过婚,那简直是无疑的,膝下有一个18岁的女儿阿兰,挺漂亮,视若掌上明珠似的,说招个上门女婿养老。
“剃头拐”知青点里跑勤了,人说相女婿呢!他笑笑,不予置辩。
有一次理发时,我好奇,问声剃头嫂子是不是过世了,他久久不语。问急了,他道声小伙子你当心脖颈上,吓我一跳。
偌大的知青点,男知青好几十个,“剃头拐”惟我独钟,说我文质彬彬,将来是大文曲星的料子。他那18岁的女儿由此另眼待我。家里有好吃的了,总是我为座上宾。山里太无聊,劳作之余,常会在“剃头拐”那儿寻些欢怡,“剃头拐”父女自然乐不可支,说秀才你将来出息了别忘了我们哟!我说哪能呢。
待我喜滋滋打起背包上大学的时候,“剃头拐”忧忧地说:“怕再也见不上你了!”瞧他一瘸一拐的背影,我潸然泪下。阿兰眼睛樱桃似的,倚着村口的那棵老柳树,挥动湿湿的手帕……“我会回来的!”我告别。可能是很随便地说说而已,然而这“回来”二字却给他们父女几多遐想。
常有阿兰的来信。我例行公事地复了几句不痛不痒的问候,以至于最后连信也没回几封了。我终于没能“回来”。结婚,有了儿子后,我才得以了却“我会回来的”的那番许诺。
“剃头拐”前年去世了,没能见他一面,我心里疚得慌。
阿兰终于满足了老父的遗愿,招一个上门女婿,也操熟稔剃刀,且生意做大了,在村口开了一家理发店。清风村的剃头营生于是有了传人,村人没有蓄长辫之虞,自然乐陶陶的。
我造访阿兰,她眼尖,一声惊呼“秀才真回来啦!”转身朝店堂叫一声:“阿明,来贵客了!”
只见一瘸一拐的,店堂里走出一个满脸堆笑的中年人来,俨然“剃头拐”再世……

(2012年12月25日《三明日报》“杜鹃园”副刊)

共 98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小说的显著特点是“精、微、意、深、易、奇”。《剃头拐》作者为我们构造了一个朴实厚道的“剃头拐”,其语言凝练,衔接有条不紊,用老道的文字为读者献上短小精悍的山里人的故事。文末——俨然“剃头拐”再世……扣人心弦,增添了小小说的韵味。小小说人物有骨有肉,构思巧妙,积极向上。好文共享!感谢赐稿军警!问好铁辉老师!【编辑:绮风静容】
1 楼 文友: 2015-08-26 2 :57:00 小说文末扣人心弦。好文共享!
问好铁辉老师!祝您创作愉快!薏芽健脾凝胶的功效
小孩为啥经常流鼻血
偏瘫手指快速恢复方法
孩子积食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