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傲世傀儡师 第七百一十章 战场倒戈(下)

发布时间:2020-01-14 12:26:18

傲世傀儡师 第七百一十章 战场倒戈(下)

“帝傀境二阶,”

望着那道快至闪电的跳跃人影,古辰不仅眼皮一跳,旋即,他不敢有丝毫怠慢,脚掌猛的一跺地面,对着那战圈,爆冲而去,

彭,彭,彭,

接连不断的硬击声从那战圈中传将开來,原本应该势均力敌的两方,因为那个突然出现的帝傀师,形势也是急转直下,

那一道人影此刻俨然一头下山猛虎一般,匹练般的傀力自其指尖不断甩出,沒有傀儡的辅佐,但他就是一台凶猛的性命收割机,凡是临近他周围五米范围内的所有煞狼殿弟子,均是无疑幸免,

远处,雷暴,萧鼎山,阳天三人,分别与那韦鹤,封良,以及另一个长生门顶尖高手战成一团,萧鼎山阳天二人尚且游刃有余,特别是前者,那封良的实力不过灵傀境八阶,与他相比要差上不少,

只不过原本打算速战速决的他,却是被封良那种拼命三郎的打法弄得异常难受,这个家伙就像是早就计划好的,每一次出招都是以命抵命的方式,而反观萧鼎山,他倒不是怕什么,只是一旦与其硬撼,势必也会受到极重的伤势,这样一來反而会对战局不利,

雷暴一边,因为一个阶位的实力差别,他也是撑得异常辛苦,若不是依靠天生强壮的身体力量,相信早已是扛不住韦鹤的攻击,

三人这边有惊无险,反而是趁着战斗空隙,这边战圈发生的一切同样看在他们眼中,尤其是当那道矫健身影犹如杀神般跳跃时,雷暴眼眶都是红了一大截,

这可是他剩下为数不多的兄弟啊,如今却又是被如此摧残,这如何能够让他不为所动,

轰,

头顶,之间韦鹤右掌上傀力迸发,挥掌而下,匹练的傀力咆哮着倾泻而下,落至半空,那摧残的银芒竟是化为一道极度凝实的银色掌印,悍然印在雷暴胸膛,

噗,喉咙一甜,一口热血被雷暴大口喷出,身形猛颤,他随即被那冲击波带着飞速倒飞开去,只是,即便如此,他的视线却依旧停留在那被肆虐的战圈上,

“雷暴,”

不远处,萧鼎山悍然一拳震开封良的纠缠,而后更是不顾后者再度袭來,身体一转,便朝雷暴倒飞的方向急速掠來,

那边的战事他同样看在眼中,

“麓战之间,岂容你分心,”

他转眼间便闪至雷暴身后,双掌猛抬,替他化去那恐怖的冲击力,

“我的兄弟……”

“放心,古辰已经赶过去了,封良交给你,韦鹤那里,自有我去对付,”

他现在可不敢再让雷暴与韦鹤相战,不是他身体不允许,只因为后者现在已经分心,对上实力稍逊一筹的封良,反倒更为稳妥,

丢下这句话,他再向雷暴递去一个放心的眼神,而后周身一震,傀力澎湃,笔直冲向正好整以暇的韦鹤,

“雷兄受伤了么,”

古辰急速掠至半空,眼看就要到达战圈边缘,雷暴突然出现的情形不由让他速度慢上几分,

本以为今日一战应该尤为轻松,殊不知竟是被这突然出现的帝傀师搅乱一切,

“咝,雷暴老大受伤了,那人,那人到底是谁,怎么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不知道啊,以前沒听说长生门还有此等人物啊,看他那气势,比韦鹤还要强上不少吧,”

“这下完了,刚才要是站在长生门一边就好了,不知道现在补救还來不來得及啊,”

下方,眼见事态进入白热化,尤其是长生门那位强者的突然现身,使得那些观战势力中终是响起不一样的声音,

有的势力甚至因为先前忤逆韦鹤的命令,已经感到不妙,

一边,阴风同样是被这一幕惊得不轻,只不过他倒和其他人不一样,至少已经认定古辰,他还沒有再升起倒戈之心,

“大家稍安勿躁,我相信古辰老大的实力,现在的地院中,也只有古辰老大,才能真正只手遮天,你们可莫要乱來啊,否则追悔莫及啊,”他冲着躁动的人群高声喊道,

“放屁,阴风,我们落到如此下场,还不都是你害的,要不是昨夜你差人让我们不搀和,我们也不置于两边不是人啊,”人群前方,其中一个势力的首领突然发难道,

“就是,黄苦说的对,要不是你,我们怎么会得罪长生们,现在还说相信古辰,相信个屁啊,长生们如今可是有两个帝傀境强者,就算他古辰厉害,也强不到一个对付两个吧,”身旁,那人话音刚落,便即刻有人附和道,

“怎么,那你们的意思,就是想去助长生们咯,”阴风眼目暗沉,本就阴鹫的面庞顿时变得狰狞起來,

与这些势力相处这么久,他自然之道和这些人做口舌之争毫无意义,既然眼下已经快控制不住场面,倒不如比比拳头大來的实在,

“和他说个屁啊,大家上,干掉他阴风,说不定事后韦鹤老大能够不计前嫌呢,”

“干,”

瞬间,随着第一道傀力的爆发,继而连三又有不下百道包裹着傀力的身影纵身而起,目标无他,正是阴风与岩力一方,

“他妈的,这些墙头草,真是比老子还无耻,”阴风哪里还敢怠慢,调动起傀力,便迎着那百道银芒跃然而上,其身后,一种属下包括那岩力也是紧随其后,

这场本是两大势力的争斗,此刻倒更像是战成了一锅粥,

天地间,怦怦的沉闷撞击声,无尽的厮杀哀嚎声,还有那恍若蛛般交织在一堆的匹练傀力,将这片黑云压顶的天空,都是映照的明亮起來,

……

此刻,远处,进入这片开阔平地的山顶入口边,几道人影正静静伫立,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是扬起不同的表情,望着那乱成一锅粥的战场,无奈苦笑,

“这个古辰,真是不让老头子我省心啊,才多久,又惹出一个乱摊子來,”

“哈哈……副院长,年轻人嘛,沒一点锋芒总归不是个事,而且依我看來,那个臭小子简直是继承了他老爹那种疯狂的性格,”

“老酒,你就知道护着那小子,之前他以下犯上的账我还沒找他算呢,如今又把地院搞得乌烟瘴气的,要不是你这么护犊子,我非得把它抓起來胖揍他一顿不可,”

“嘿嘿……四长老,你这话说的,你要揍他也得等这里事情完了再说啊,我可不拦,我只是担心你不是臭小子的对手啊,”

说话四人,赫然便是副院长,酒鬼,和四长老,此时,当目睹着那道扶摇直上的修长身影时,他们眼中竟是平添起几分溺爱,

“罢了,信长生和煞狼一走一死,这地院势力,也该到了洗牌的时候了啊,”副院长轻叹一声,随后便是负手而立,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即将碰撞的两道身影,

上海市静安区中医医院
呈贡区人民医院
云南最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山西手术治疗牛皮癣
宁波白癫风公立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