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TCL当年怎样对PC业务始爱终弃下

发布时间:2019-10-13 06:55:13

  TCL当年怎样对PC业务始爱终弃(下)_名家观点_突袭

  图注:2000年,TCL电脑在媒体上所做的广告

  (接上期)“也许是TCL强烈的狼性文化,始终无法留下那些不同的狼种,自己的狼群中长大的孩子才一脉相承。”2004年2月,原美格显示器高管俞翠薇加入TCL电脑3个月后闪电辞职,后来她曾这样剖析TCL的文化。

  空降兵折戟沉沙

  早在TCL电脑成立初期,李东生和杨伟强就知道原有团队在电脑乃至IT领域经验及能力的不足,因此大力引进空降兵。

  第一位引进的着名人物是前微软(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士宏,1999年10月11日,吴士宏加盟TCL,出任TCL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TCL电脑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杨伟强任副总经理。

  曾写过《逆风飞扬》一书的吴士宏当时是业内风云人物,李东生曾跟吴士宏说,他知道她的理想,他也有一个理想,“就是把TCL做成一个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的中国企业”,这打动了吴士宏。加盟后的吴士宏表示将把过去14年来的外企管理经验带到TCL,把TCL作为中国品牌做到国际上去。2001年,吴士宏曾说“在TCL已经近乎我的职业理想”。李东生则说:“100分满分的话,我给她打85分,毕竟现在还没有赢利。等信息产业的利润能做到集团的三分之一时,我就能给她打满分了。”

  这一点没有实现,2002年12月,吴士宏离开了TCL,《逆风飞扬》没有续集。

  2004年2月,原美格显示器高管俞翠薇加入TCL电脑,任公司副总裁,负责TCL笔记本电脑事业部的营销工作。当时,杨伟强认为台式电脑竞争过于激烈,利润空间有限,而快速增长的笔记本电脑是TCL电脑公司应该抓住的难得机遇。

  然而俞翠薇与原来的笔记本团队磨合不畅,大刀阔斧的改革失败。她后来曾回忆,“上班头十天,我把部门的KPI的指标提升了25%,一个月后我才知道那是大家工资考核的依据,我知道我触犯民生了;上班头二十天,我显明了我的渠道策略,减少笔记本渠道管理流程,重点突破几大城市,总部高官下派,虽说当时也增加了一些代理商,但明显与原来渠道管理体系会合得很辛苦,我知道我触犯体系了;上班头三十天,我又提出了产品‘策略’——其实说想法更合适一些,我知道我动了刘东援(TCL笔记本电脑业务的高管)的奶酪了,后来很后悔当初光顾着给员工看《谁动了我的奶酪》,自己没好生研究研究;上班四十五天,我提出把当时最火的宽屏给消费者‘千人试机’的方案,这明显与当时TCL稳定的企业文化不相融,我违背了文化。”

  结果是俞翠薇火速离职。杨伟强曾评价俞翠薇如奇花异草一样,很挑土壤的酸碱度,很挑气候的温度和湿度,别人可能只看到奇花异草灿烂的一面,而没有看到它的挑剔性。不知道杨伟强、俞翠薇是否读过着名词人纳兰性德的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意思是说“如果不能像刚刚相识的时候美好而又淡然,要想没有后来的怨恨,那么一切还是停留在初见时的美好为佳”。

  2004年6月,原联想笔记本电脑骨干赵鹏携联想部分成员再组TCL笔记本电脑团队,但与TCL原团队难以融合,数月后不得不转投清华同方;2004年11月,深圳世和资讯有限公司董事长万山与TCL笔记本电脑业务部门合作,出任TCL数码电子事业本部笔记本事业部总经理,半年后也劳燕分飞。

  在蹉跎中,笔记本电脑市场的难得机遇发展期与TCL电脑公司渐行渐远。

  俞翠薇后来曾不无艾怨地对她心目中的“杨帅”说,“如若空降,请给他们土壤和第一桶水,他们都是外来狼,他们需要在新的狼群中找到自己。”

  黄昏中一抹亮色

  “同样是面粉,既可以做成馒头,也可以做成蛋糕,它的市场价格相差很多,面粉在做成蛋糕时增值了。为什么?因为蛋糕的工艺决定了其附加价值比馒头要高。这个故事给人们的启示是,同样的东西,因后来的加工工艺和设计不同,其价值也不同。”杨伟强曾这样阐述自己的细分市场价值理论,“女性电脑必将是下一个金矿,那何不推出女性专属产品呢?”

  2005年3月8日,TCL发布了“女性液晶电脑”,在在产品开发、市场定位、渠道销售措施、市场推广策略围绕女性需求作文章。

  杨伟强说,“IT行业和传统行业最大的不同是,传统行业的消费需求永远超过行业的发展速度,所以要不断迎合消费者,而对IT行业的消费者,你无法准确知道他们是否有这种需求。索尼的机器狗出来了,你才知道还有这种东西。还有MP3,听歌原来可以这样听。”

  当时有人反对,称“联想早在2000年就曾推出过针对女性用户的电脑,结果并不理想,说明‘女性’对电脑产品而言并不是一张好牌。”杨伟强认为,同之前联想女性电脑相比,TCL自己产品的女性化不仅仅体现在外观上,而是理念上的深层次变革,已经做到了“骨子里的女性化”。

  当年9月,TCL女性PC曾被评为“中国品牌建设十大年度案例”之一。

  “TCL没有联想规模大,联想是老大,TCL不能跟着走,必须有自己的细分市场点,在某一个领域取得成功,在细分市场上做领跑者。”杨伟强这样说。

  但一个细分市场的成败已无法左右PC产业整个格局的变化。此时的联想已通过收购IBM PC部门完成了国际化,以更大的市场规模来进行经略。

  进入2006年,TCL集团整体亏损高达19.32亿元,李东生的国际化战略也受挫。TCL集团采取了收缩战略,也无法给予TCL电脑更多的支持。

  随着联想成为国际品牌,绝尘而去。TCL另外一个强悍的对手在英特尔的支持下卷土重来。

  这就是海尔!

  海尔曾与TCL一样在上世纪末进军电脑市场,但一度在业绩不好的时候,暂时放弃电脑业务,只留下和台湾宝成建立的合资公司作为火种。但随着时机的成熟,又再度冲击电脑市场。

  这一次,英特尔把合作的重心移向了海尔。2006年11月9日,在英特尔信息技术峰会上,海尔电脑与英特尔高调成立“创新产品研发中心”,2007年6月,基于这个研发中心平台推出的首款商用电脑面市,据悉是由海尔、英特尔、微软、富士康四巨头联袂打造。趁TCL电脑收缩之际,海尔电脑大举招兵买马,吸纳了不少TCL电脑的人才。

  面对强敌压境,时任TCL集团副总裁的杨伟强,在7月的一天,喊出了“十年再造一个联想”的高调口号。

  而此时,处于困境的TCL集团对电脑业务意兴阑珊。2007年11月30日下午,TCL集团发布《关于转让TCL电脑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的公告》,宣布将TCL电脑82%的股权出售给香港昌达实业。

  “TCL电脑是在合适的时间,以合适的价格,将股票(权)转让给了合适的人。”TCL集团高级副总裁薄连明如此形容这次震惊业界的收购案。

  时任赛迪顾问计算机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陈林认为,“经过多年发展,电脑产业已经不可能再产生高利润的奇迹。靠传统自我积累方式发展的国内厂商,在与占据全球资源的国际巨头同场竞技时,将难以战胜他们。目前的二、三线品牌很快会遭受洗牌的厄运。”

  谶语中的信任

  “当创新还没有成功的时候,你是在透支母体以前对你的信任,透支一旦超过忍耐限度,就会被干掉。”早在1999年,杨伟强曾说出这样一句洞明世事的话。

  2007年10月,TCL集团对外宣布,免去杨伟强TCL集团副总裁的职务。在此前后,薄连明几次提到,杨伟强作为公司高管,“在不合适的时间说了一些不合适的话”,一度使得TCL集团很被动。

  本文首发于百度百家。作者:姜洪军,着有《极客:改变世界的创新基因》、《中国互联英雄列传》、《雷军》、《微软王朝危机》、《谷歌风云》、《乔布斯和他的对手们》等8本图书;1996年起,在《中国计算机报》等IT媒体历任、主编。

  欢迎扫描关注我的公众号:传奇(lookchuanqi)。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欢迎转发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授权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姓名,保留作者个人公众号,并支付稿酬。作者联系邮箱:dajiang5199@。保留一切权利,违者追究法律!

  阅读(1033)

  名家观点,

签约指南
上海装修网
选宠技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